当前位置:boorea.com财经海鑫钢铁30亿债务迷局 银行上门讨债民企欲抄底
海鑫钢铁30亿债务迷局 银行上门讨债民企欲抄底
2022-08-10

河北民企欲抄底海鑫钢铁当地政府部门已进驻企业,并报山西省政府;敬业集团和德龙控股正谋划参与重组

3月21日,闻喜县火车站。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出来后,贸易商陈元(化名)没作过多停留,就钻进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,直奔东镇。

海鑫钢铁

此次出差,陈元想弄明白一件事: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海鑫钢铁”)到底怎么了?近来,位于闻喜县东镇的海鑫钢铁被曝陷入30亿元债务危机,其将倒闭的消息不绝于耳,这让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陈元及其所在企业感到了恐慌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上周末实地调查发现,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停产,资金链上出了问题,工商银行甚至已经上门讨债,此外还有数额不明的民间借贷。

记者在当地采访了解到,闻喜县经信局、政府办、公安局等部门已经进驻企业,运城市政府也已派人前往山西省政府拿意见。在政府筹谋救援的同时,河北敬业集团和德龙控股有限公司等也在谋划“抢食”海鑫钢铁。

“断粮”停产

3月22日上午,在躲过门口数名保安的排查后,本报记者从海鑫钢铁二号门进入厂区。此时,整个厂区已经没有了机器的轰鸣声,沿路除了破旧的厂房和沾满灰尘的设备外,少有人出现。

一名炼铁厂的员工告诉记者,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焖炉停产。“之前停了5座,最后1座高炉(5号高炉)两三天前也停掉了。”

本报记者赶到老区原料厂时,以往矿石如山般的堆放区内已经空空如也。“3月11日那时候厂里还有点原料,现在除了一点高炉返回来的矿石,没有原料了。”海鑫钢铁原料调度室的一名员工称,海鑫钢铁一个星期前就没怎么进过原料。

实际上,海鑫钢铁的原料供应短缺年初就已开始显现。

闻喜县经贸局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海鑫钢铁去年曾完成6亿美元的进口(主要是铁矿石原料),但今年前两个月的进口数据为零。“原本说今年3月份会进入正常阶段,现在还没看到什么变化。”

没有原料意味着只能停产。海鑫钢铁在消化完仅存的一些库存后,其最后一座高炉也被迫焖炉停产。不过,多名员工向记者证实,海鑫钢铁虽已停产,但工人们并没有放假,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削减人员的消息。“现在是原地待命,还是正常上班,搞搞厂区卫生什么的。”

这一景象,似乎与海鑫钢铁一贯的光鲜不符。上述原料调度室员工回忆称,往常各个生产部门24小时都会有人,“整个厂区的机器都会开着,全是杂音,吵得根本听不见人说话”。

海鑫钢铁能源管控中心的一名负责人亦对记者称,海鑫钢铁的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,一般由青岛港直接运至厂区,在最红火的时候,当时仅拉铁矿石的车皮每天就达36列。

这家年产600万吨的钢企由李海仓一手创立,2003年其被枪杀身亡后,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。10年下来,海鑫钢铁仍然是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,它的存在,不仅带富了周边村庄,也惠及整个闻喜县乃至运城市。

但父子二人的不同在于,李海仓是热衷钢铁业的实业家,“富二代”李兆会更像是一名投资家。由于李兆会长期忽视钢铁主业,加上行业形势急转直下,海鑫钢铁近几年来饱受冲击。

“海鑫的高炉停了以后,市里的领导和我们都很着急。”上述闻喜县经贸局负责人说,海鑫钢铁有近万工人,一旦破产,整个县域经济都会受到影响。

12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