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boorea.com财经36氪(KRKRUS)“上市续命”:中国媒体人创业的彼岸?不只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资
36氪(KRKRUS)“上市续命”:中国媒体人创业的彼岸?不只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资
2022-08-09

美股 36氪(KRKR.US)“上市续命”:中国媒体人创业的彼岸?不,只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资本故事 2019年11月11日 19:59:14 市值风云

根据纳斯达克官网信息,公司计划发行约140万份ADS(注:每ADS=25股A类普通股),每ADS报价介于14.5-17.5美元,总募资金额2200万美元,目标市值6.41亿美元。

而在此之前,公司曾计划发行360万份ADS,目标市值6.76亿美元。由此测算,最终募集规模较之前计划的区间中点有所下调。

公司股权采用A+B结构,A类股1股对应1个投票权,B类股则是对应25个投票权,且B类股可以随时转为A类股。CEO、联席董事长冯大刚及高管团队作为一致行动人将保留77.7%的投票权。

平均每月页面阅读数(Avg. Monthly PV)3.48亿页(注:包含自有平台及第三方平台如微博、微信、知乎等);内容创作超过10.8万份;数据库包含超过80万家公司信息。

截止2018年末,公司为全球财富100强当中的23家提供商业服务,为 “中国新经济100强公司”中的59家提供商业服务。

公司表示,自2017年1季度开展机构订阅服务以来,已经为“机构投资者200强”(Top 200 institutional investors,根据资产管理规模排名)中的46家提供服务。

虽然没有查到这份报告完整原文,但是CIC的信息还是可以查到的:是一家成立于香港、目前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,中文名灼识咨询。

有趣的是,此次上市联合承销商尚乘环球的100%控股母公司——尚乘国际在今年8月纽交所上市,灼识咨询也同样担任行业顾问一职。

这CIC的行业顾问履历那是相当丰富,横跨多个行业、几乎无所不包,号称拥有一个由4万名专家组成的平台,从而获取想要的行业信息。

企查查资料显示,灼识投资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江磊,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,成立于2014年9月。

另外,公司上市采用了常见的VIE构架,通过协议方式实现境外主体对境内公司的控制与利益的传导。股权结构如下图。

总之,有阅读量、内容创作、以及企业数据库三宝在手,公司自称具备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,所以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有活力的、自我强化的新经济社区。

总体而言,公司的上市是比较仓促的,呈现出来的只有2.5年的财务数据,这也意味着通过这些数据很难做出趋势性判断。

收入来源有三部分:线上广告,企业增值服务,以及订阅服务。2018年的收入占比依次为58%、34%、8%。

而2017年三项收入占比则为61%、35%、3%。显然,后两者的增长要快于传统的线上广告收入。

但以风云君代客泊车多年的经历,以2019年上半年广告行业的情形,要说能达到这种状态的,还真不多见。

公司同期终端广告客户数增长35%,而单一客户的消费额也增长了15%,但是若与2018年全年比,2019年上半年的客单价下跌了30%,基本符合常识。

2019年上半年,公司服务的企业数量从上年同期的52家增至131家,增长1.5倍;而单个企业表现也是颇为给力,收费从32万元增至77万元,增长1.4倍。

这就是风云君不是很明白的地方,客户自2017年有披露以来,从来没有这么肯花钱过。即便取2018年的38万元为基准,2019年上半年单个客户的平均收入贡献也翻倍了。

而订阅服务方面,对个人客户,要么是按照培训或课程收取单项固定费用,要么对收费栏目按月收取订阅费。对机构或是企业客户,公司按固定时间总体打包收取订阅费。

先说机构投资者,数量从80增长到114家,增幅43%。同期,平均每家消费了7.2万元,增幅64%。

当然,机构的表现和风云君认为的“常识”还算吻合,比如,2017-18再到2019年上半年,消费金额分别为16.4万元、11.9万元、7.2万元。

再看个人订阅人数,同比出现了大幅下滑:从2018年上半年的1.7万降至9177,降幅46%,几近腰斩。

巴特!留下来的乡亲们都不一般!平均个人订阅费大幅飙涨,2019年上半年达到1306元,同比增长了15倍!

个人用户知识付费意愿已经这么强烈了吗?要是没毛病,那风云君也准备把跟随自己十多年的八手奥拓换辆奥迪了。

面对这样无常的数字,风云君只是觉得有些茫然,本来是想到了静静,后来还是更想本山大叔……那就来个本山二连吧。

2018年,场地及培训费占总营业成本的比重为27%,但是2019年上半年,这项费用就达到总营业成本的58%。这种成本结构的剧变只能说明公司业务仍在探索期。

而在期间费用方面,销售费用毫无疑问是大头,2018年达到6700万元,占收入的22%;其次是管理费用,2400万,占8%;研发费用不高,仅为2200万元,占7%。

从现金规模来看,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之和,连同短期投资,2018年末接近2亿元,但是到了2019年上半年末,仅剩1亿元,余粮不多了。

而另一方面,公司的应收账款却仍在大幅上升,2018年末1.8亿,较2017年末的6280万增长了1.9倍,也远高于同期收入的增速。

而从现金流来看,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不出意外,始终为负值,2019年上半年更是接近-9500万。但同期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却罕见为正,让报表没有变得太难看。

从烧钱角度说,公司2017、2018以及2019年上半年,分别烧掉了1.2亿、1.0亿、以及2860万元。

站在公司的角度,最近半年内,单单是经营活动就要烧掉近1亿元,而账上余粮也仅仅够再烧半年,再加上一级市场融资越发困难,除了尽快融资,还有的选吗?

而像页面浏览数这种指标,风云君这个非专业人士第一眼看到后,内心竟也泛起了老祖母讲故事的情形——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大概是春秋战国时期啊……”

是啊,这是多少年前资本市场的陈词滥调了,居然还在用。当然,最后,还是要祝福滴:前景是广阔滴,道路是曲折滴。不信你看,CIC给出的市场空间,增长多么诱人滴!(编辑:孟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