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boorea.com搞笑婚礼葬礼
婚礼葬礼
2022-07-11

“好大的阵仗,连热气球都动用了!”赵铭远远地就感叹道。

他是被陈淑芳硬拉过来参加顾强和林佳星的婚礼的。他们这一拨人从小在一个厂矿长大,但赵铭很早就搬走了,并不是圈子里的“核心”成员。这么多年,只有陈淑芳和他的关系还算近,要不是陈淑芳邀请他,他应该不在名单之列。

来到婚礼现场,最先迎上来的是伴娘谢琳。谢琳本就五官清秀,今天虽然没披婚纱却也穿戴隆重,十分漂亮。陈淑芳忍不住夸赞了一句,谢琳却有些幽怨地说道:“不及某人。”

等谢琳走后,陈淑芳才压低声音问赵铭:“我说错话了吗?”

赵铭苦笑着摇头:“谢琳一直对新郎顾强有意思,这点连我都看出来了,你作为一个女人却看不出来?”

陈淑芳尴尬地吐了吐舌头,赵铭却突然问道:“你找我来,应该不止是缺男伴这么简单吧?”陈淑芳一进场就显得很是紧张,赵铭早看出不对劲了。

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陈淑芳这才掏出了一张纸,上面是一封打印的信。

赵铭接过一看,不禁瞪大了眼睛。那是一封威胁信,大意是如果不停止今天的婚礼,当心新娘死于非命。

陈淑芳无奈地解释道:“这是林佳星收到的,她怕出事又不敢声张,所以我只好带上你。”

原来如此。赵铭深吸了一口气,他曾任刑侦队副队长,年前离职当起了私家侦探,现在在业界也算小有声望。陈淑芳寄希望于带着他,能揪出那个心怀不轨的人,也不是没道理。

赵铭拍了拍陈淑芳的肩:“行了,你也别用那种‘找坏人’的眼光看人了,说不定是个恶作剧呢。我们静观其变吧。”

婚礼筹备得十分隆重,但宾客并不多,新人只请了知交好友。除了陈淑芳和谢琳外,赵铭认识的还有伴郎孙皓和损友王吉。

陈淑芳看了看台上西服革履的顾强,由衷地感叹道:“他们俩的爱情也真算是命途多舛,好在终于修成正果了。”

顾强最早的结婚对象是林佳星的姐姐林佳月,只是后来他、林佳月、孙皓和王吉在一次出海游玩时不幸遭遇了风浪,林佳月在那场海难中意外身亡。也许是因为姐妹二人长得太过相像,顾强又恋上了林佳星,如今二人终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赵铭一听,做恍然大悟状。他知道林佳月死于海难,但具体情况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眼见就要到观礼环节了,但新娘林佳星还没出现。顾强等不及了,叫伴郎孙皓去叫她。几分钟后,二楼陡然传来孙皓的一声惨叫:“佳星!”

赵铭和陈淑芳都大惊失色,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飞快冲到二楼房间,只见身着洁白婚纱的林佳星已经躺倒在了血泊里,身后插着一把匕首。

婚礼当天突遭如此变故,顾强乱了阵脚,远远地就开始喊爱人的名字,并飞奔过去。其余宾客也都炸了锅,有的喊报警,有的围到二楼想探个究竟,现场十分混乱,直至赵铭亮出身份才镇住场面。此时却有一个声音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众人回头一看,来人竟是林佳星!她身着一件红色的敬酒服,满脸困惑。既然她没死,那么死的又是谁呢?赵铭为了不破坏现场,小心翼翼地走近血泊中的那个人,把她翻了过来,居然是伴娘谢琳!

林佳星此刻站在门口,一听说死者是谢琳,当即惊呼出声:“什么!谢琳被刺死了?都是我害了她……”

原来,之前林佳星嫌礼服腰身有些大,便联系婚庆公司来修改,正好当时后厨有关于婚宴菜谱的事要跟她商量,她无暇分身,便央求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谢琳做模特,替她试衣服。没想到却害死了她。

赵铭心中也是千回百转。原本自己只当是个恶作剧,没想到命案真的发生了。可到底是为什么呢?为财?为色?还是为情?

陈淑芳连忙说道:“快四处找找,不要让凶手逃走了。”

孙皓却发出一声冷笑:“哪有必要去找?凶手选择在婚礼上杀人,八成是和某人有私仇,而私下有联系的不就是我们现场这几个人吗?”

陈淑芳还是善良,出事了压根没往朋友身上想,赵铭却不得不承认,孙皓说出了他心里的念头。

说着,孙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道:“这起命案原本就在计划中。”他居然也有一封同样的威胁信。

是林佳星还找了他帮忙。

顾强面色更难看了,望着林佳星,道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

很显然,林佳星是不想他担心,可王吉却恨不得把事情搅得更乱:“看来你这个未婚夫也当得不称职啊。”

王吉向顾强发难的同时,孙皓却一步步朝他逼近,吓得王吉倒退几步,差点瘫坐在地上:“你干什么?”

孙皓懒得回答他,一把抓住衣领把他提了起来:“你小子一直在给顾强使坏。以前就和他抢林佳月,如今佳星要结婚了,你又从中作梗!依我看,你就是见不得顾强好!”

王吉被提溜着衣领,反而镇定了:“你所做的猜测都得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,谢琳是代替佳星误中副车的。可如果不是呢?如果凶手本来想杀的就是谢琳呢?”

王吉反驳道:“谁会杀谢琳?”

“那可说不定,谢琳一直倾心于某人。说不定有人跟谢琳有私情,等到结婚这天,谢琳突然要跟他摊牌,他一时情急就错手杀了人。”

王吉的话锋直指顾强,顾强气坏了,大喊道:“王吉,你少血口喷人!”

赵铭在边上打量着这几个早已心生嫌隙的旧友,只不过几人互咬了一阵,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。分管该区的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接管了现场,赵铭因为和带队的警长是旧识,便主动提出愿意暗中配合警长进行侦破。经过警方的常规查问,几个人倒是都洗脱了嫌疑:新郎顾强虽然曾有一段时间离开众人视线,去了洗手间,但没有充足的时间下手;王吉与孙皓一直在婚礼现场四处溜达,且均有人目睹并作证,也就是说这两人都有不在场证明。

警员很快开始封锁现场。眼见一场热闹的婚礼突然演变成一起惨案,宾客均面色郁郁,最后只能心有余悸地离开。自然,顾强和林佳星的婚期被无限推迟了。

案情出现重大转机是在举办谢琳葬礼的那天。当天,谢琳的父母坐在女儿的房间里哭成了泪人,赵铭正安慰他们,余光却突然看到谢琳房间里有一台打印机。他脑中灵光一闪,趁着众人不注意,取过一张白纸随意打印了一些东西。当纸张从打印机里出来时,他果然发现纸张的左上角有几点熟悉的黑渍,应该是打印机漏粉造成的。

赵铭急忙跑出去寻找陈淑芬,因为他隐约记得,在那封威胁信上同样的位置,似乎也有相似的痕迹。他兜兜转转找了半天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陈淑芳,可她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,是王吉,两人似乎正在发生争执。

只见王吉嬉皮笑脸地说了什么之后,陈淑芳一把推开他,怒道:“你这个卑鄙小人!”

赵铭看情况不对,连忙出声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王吉一见是他,皱了皱眉头悻悻走开。他又问陈淑芳,奇怪的是她也闭口不答。

赵铭只好转移话题,问她要了那份打印的威胁信并说了自己的猜想。赵铭将信件和打印机送去检验,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他猜得没错,那封威胁信确实出自谢琳的打印机。看来谢琳的确想要搅黄婚礼,王吉所说的“谢琳一直倾心于顾强”也确有其事。

“现在怎么办?”陈淑芳问他。赵铭沉思良久:“我总觉得,当年那场海难让人十分在意。”

赵铭找到了退休刑警王胜,当年海难的事就是他经手的。王胜向他重述了当年的事件:林佳月一行人乘坐游艇出海的当晚,遇到了大风浪,船体经不住颠簸,几人都掉到海里,失去了方向。三个男生最先漂回陆地,接着是谢琳,他们在岸上等了许久,却始终不见林佳月上来。据谢琳说,她是凭借船上的救生衣才得救的,但印象中救生装备已经没有剩的了,林佳月很可能被淹死了。

赵铭问:“你当时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

王胜回忆说:“你要说不对,倒有一处。按照船上的记录,应该有5件救生衣,但据几个获救者回忆,都说只有4件。警方判断,可能有未经登记的损耗,所以就没管这事。”

赵铭若有所思,是不是有人趁着风浪大作场面混乱,故意藏起了一件救生衣,从而间接害死了林佳月呢?

他又问道:“林佳月的尸体呢?”王胜苦笑:“大海茫茫,哪里去找?”

跟王胜一对谈,赵铭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。恰巧这时,陈淑芳也找到了他,并坦白之前王吉找她就是为了凶案的事。她面色一红,又羞又恼地说:“他说他知道这案子是怎么回事,不过……不过要我陪他一晚才肯告诉我。”

“这个王八蛋!”赵铭咬牙切齿: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找他!他说也得说,不说也得说。”

两人正打算去王吉家,专案组的警员却给赵铭打来了电话。赵铭接完电话,当即愣住了。

来到王吉家时,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是王吉被人毒死在了家中。

王吉倒在桌边,桌上是一瓶刚开的红酒,而酒杯里则是被投了毒的酒。赵铭一看,疑窦丛生,他仔细打量着瓶子和杯子里酒的分量。

“从瓶中红酒倒出的量来看,应该不止是一个人在喝。”赵铭小声嘀咕道。他知道王吉的酒量并不好。

“看我发现了什么!”

一旁的陈淑芳忽然兴奋地叫了起来。赵铭跑过去一看,顿时眼睛发亮。果然,在王吉家的酒杯架上,有一只高脚杯和其余几只落了薄灰的杯子不一样,它明显被仔细清洗过,干净得不像话。

这就证明,王吉中毒时,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个人和他一起喝酒。他最后把自己的杯子洗干净放回原处,就是不想被发现有人来过。而能坐下一起喝酒的,肯定不会是陌生人,这愈发证实了之前是熟人作案的判断。

他跟陈淑芳一对视,感觉两人想得应该差不多:这次的命案和谢琳之死说不定有关联。王吉的手边还攥着一本书,是一本外国小说《铁面人》,据警察讲,应该是他垂死之际抓在手边的。赵铭又皱起了眉头,这本书难不成是王吉留下的暗示?

走出现场,陈淑芳忍不住问他:“那本《铁面人》到底代表什么意思?”

赵铭想了想,答道:“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。《铁面人》你可能不熟,但说到《三个火枪手》续集你应该就熟悉多了。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,法国国王被人暗中软禁在牢里,坏人找了一个跟国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代替了他,而国王却戴上了面具,成为了铁面人。王吉也许想告诉我们,有人冒用了别人的身份,伺机作恶。”

“是谁?”

赵铭循循善诱:“你还记得王胜说的吗?林佳月的尸体一直没找到。”

陈淑芳脑筋一转,惊呼出声:“你是说林佳月没死?!”

林佳月和林佳星两姐妹本来就长得很像,假设海难时真是谢琳设计陷害她,她如今回来报仇,与妹妹两人共饰一角,一个假意准备婚礼,一个在暗中伺机杀人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现在,唯一知晓真相的就只有林佳星了。林佳星见到赵铭与陈淑芳时并没有太过惊慌,而是哀叹道:“想不到王吉也死了,虽然他嘴很贱,但毕竟是朋友啊。”

赵铭求证道:“听孙皓说他曾追求过你,真的假的?”

林佳星避重就轻道:“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,再说这跟案子也没有关联。”

赵铭继续说:“依我看,这几件案子都有可能跟那场海难有关。”随后,他说出了关于谢琳为了争夺顾强,陷害林佳月的猜想。

林佳星若有所思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谢琳就是活该,我也不用因为她误中副车而内疚了。”

赵铭追问:“依你看,谁有可能杀谢琳?”

林佳星摇摇头:“如果我、顾强,以及跟我们姐妹感情深厚的孙皓知道当年的内情,那我们就都有动机。可事实是我们都不知情,我还真想不出是谁。”

赵铭说道:“不,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林佳月。”

林佳星闻言淡淡一笑:“你是说我姐没死?不可能,如果她没死,她不可能这么多年不跟我联系。”

陈淑芳灵机一动:“佳星,案发时你在哪里?”

林佳星冷冷一笑:“怀疑我?案发时我一直在一楼。如果我要上二楼,必须经过走廊楼梯,你们会看见我的。你们当时看见我了吗?”

……

“你带我回这里干嘛?”赵铭领着陈淑芳回到了案发现场,陈淑芳完全弄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赵铭耸耸肩说:“我在警校的前辈告诉过我,当对案子一筹莫展时,不如试试回到现场,也许疑问就会被解开。”

“那么大侦探,现场告诉了你什么?”

赵铭笑笑。他俩现在就在案发现场二楼的房间。房间不大,家具与大门垂直摆放,正对着窗有一面大镜子,谢琳也许是换礼服照镜子时被人杀死的。

这时,赵铭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奔向窗口,朝外张望。

“怎么了?”陈淑芳问他。

赵铭焦急地说:“不对!跟那天比,这里好像少了样什么东西。那件东西很关键,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……”

陈淑芳当他神经病:“房里的东西都没有动过,哪里少了什么东西?”

赵铭不管她,拼命地回忆。终于,他的脑内灵光一现,他记起当时有、现在缺失的那件东西是什么了!

很快,顾强、林佳星和孙皓等人又被叫回了现场。顾强整个人显得很憔悴,他有些不悦地对赵铭说:“你叫我们回来干嘛?该不会无聊到让我们陪你玩侦探游戏吧?”

赵铭一字一顿说道:“这不是游戏,我要揪出真凶是谁。”

孙皓问:“真凶不就是那个写威胁信的人吗?你已经找到那封信的来源了?”

赵铭摇摇头:“很可惜,那封信是谢琳自己写的。”

孙皓满脸惊诧:“怎么可能!那谢琳为什么会死?”

“因为谢琳并不是误中副车,凶手的目标本来就是她。”

顾强不解:“为什么要杀谢琳,凶手的动机是什么?”

赵铭回答:“动机是复仇。几年前的那场海难,你们想过没有,为什么你们都获救了,只有林佳月死了?因为谢琳想借机害死她,抢走顾强。没想到顾强却又爱上了妹妹林佳星,谢琳不甘心,所以这次如法炮制,想搅黄这场婚礼,而有人却不会让谢琳得逞。”

这一番分析无疑把矛头对准了林佳星,林佳星却依然镇定:“我好像解释过了,如果我上楼,会被人目击到的。”

赵铭胸有成竹:“你不用上楼,用一件道具就可以了。”

众人齐问:“什么道具?”赵铭回答:“那件道具婚礼后就被移开了,不过我又重新借了回来。”

赵铭朝一旁的警长点了点头,随即领着众人移步至楼下的草坪。见草地上赫然摆着一只婚礼当天用来装点现场的热气球,所有人都困惑地看着赵铭。赵铭解释道:“通常来说,为使气球能安稳落在地面上,它的四个角都会系上重物,但这个热气球的其中两只角上的系绳却有松动过的痕迹。林佳星,当时你就是乘着热气球到了二楼,趁谢琳背对窗户照镜子的时候,从后面一刀要了她的命。而王吉却以为是林佳月没死来报仇,还拿此要挟你。他本是故弄玄虚,你却因为心虚,担心他那天见到了自己的动向,掌握了真相,未免夜长梦多,便以与王吉约谈为借口,在他的酒中下了毒。”

“想象力很丰富。”林佳星笑答:“但证据呢?”

赵铭也笑了:“其实一开始你就露了馅。还记得你当时怎么说的吗?‘谢琳被刺死了’。当时案发现场被宾客围得水泄不通,你在门外根本看不清屋里的情形,怎么知道她是被刺死的,而不是别的死法了?另外,你虽然小心下刀,但衣服上还是被喷到了一点点血迹。你当时穿的是红色的敬酒服,因此并没有即刻发觉,可案发之后,衣服就被你换掉并藏了起来。是不是你,一验便知。”

林佳星没有再辩解,她苦笑一声,说道:“谢琳在结婚前的单身派对上喝醉了,说出了我姐的事,第二天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她以为她弄那封威胁信的事我不知道?让她替我试婚纱,她还在镜子前搔首弄姿,真以为自己是新娘了。哼,那不过是我给她的催命符!”

尘埃落定,林佳星被警察带走了。临走时她深情回望了顾强一眼:“顾强,看来你跟我们林家的女人注定是无缘了。”

面对这场悲剧,赵铭最后也只能报以一声长叹。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谢 颖)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